囧事百科-生活百科知识大全

网站地图生活

囧事百科-生活百科知识大全

当前位置: 囧事百科 > 炒股 >

徽商

时间:2021-10-12 16:13人气:来源: www.xiangyuanquanye.com

徽商之源

徽商会馆

徽商大宅院


概述

徽商文化

徽商

徽商

徽商故里

徽商正是凭借他们特有些徽商精神,从而可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乃至于进步为雄视天下的大商帮。这种精神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之中,又被徽商进一步发扬光大。“徽骆驼”和“绩溪牛”所造就的徽商精神,不止是徽商的巨大财富,更是徽商留给后人的宝贵遗产。

以众帮众的团队精神

徽商是以血缘和地缘为纽带结成的商帮团体。遍布各地的徽州会馆、同业公所的打造,就突出体现了这种精神,从而大大地强化了徽州商帮内部的凝聚力,提升了市场竞争优势。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有着一同血缘或者地缘关系的徽商,有着非常强的亲缘和地缘认可意识。在生活地不熟的异乡外地,不期然碰见了同族人或者家乡人,徽商总是会兴奋得忘乎所以。这种固有些“乡谊观念”和“宗族意识”,形成了徽商以众帮众、相互提携的传统。
在徽商的乡族观念中包含着约定俗成的道德观念和带有强制性的宗族族规,这部分使徽商彼此之间有着非常强烈的患难与共意识。这种意识客观上成为徽商之间信息传递的动力泉源。一首绩溪民谣如此唱道:
有业务,就停留,没业务,去苏州。跑来拐去到上海,托亲求友寻码头。同乡肯顾爱,答应给收容。
就拿歙县和休宁两县来讲,明清时期,两县因为不少人在外经商,这部分在外经商的人总是携带亲戚朋友出外一同经营。因此总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家创业成功,那样这家人不会独享,总是大伙一同推荐,规模大的甚至能携带千家百家,业务小的也能携带几家几十家一同致富。
有位徽商叫许孟洁,这个人亲族观念最强,他在外业务做得很红火,于是亲戚朋友纷纷去投靠他。凡来投靠者,他都加以提携,于是他的亲戚朋友也就个个致富。从这里大家可以看出徽商宗族之间是何等的休戚与共!
千人同心,则得千人之力;万人异心,则无一人之用。
相互提携自然也就形成了一种团队精神,在商场角逐中导致了一个集体优势。
近代徽州人胡适早就认识到徽商宗族团体的优势,他听说家乡绩溪筹备编纂县志时,就说:“县志应该重视县里人移动转徙经商的分布与历史,县志不可以够只见小绩溪,而不看见那更要紧的‘大绩溪’,若无那大绩溪,小绩溪早已不成个局面。”胡适所说的“大绩溪”事实上就是靠宗族纽带联系的散落于各地经商的绩溪人团体。宗族意识隐含的强制性在这里起着重要性用途。
正是因为徽商具备强大的团队精神,他们在挫败角逐对手后,凭自己实力总是进一步变通常经营为垄断经营,谋取高额收益。如两淮的盐业、北京的茶业、松江的布业等,差不多都是由徽商垄断的。
除此之外,明清商人毕竟处在封建年代,因为封建意识的狭隘性,商业经营者之间总是对经验和技术相互加以保密。但,在具备“以众帮众”团队精神的徽商内部,这样的情况却极少存在。虽然商人深知商业经验的价值,通常不会随便传人,但徽商是通过血缘和地缘关系打造起来的商帮集团,经验的传授也就顺理成章了。再加上徽商的行业宗族化和行业地缘化的特征,商业的成败、兴衰直接与本族、当地利益息息有关,所以前人也就乐于向后人传授经验。这种以乡族亲缘为纽带的关系互联网,使徽商具备同时期其他商帮所没的信息交流优势。

不做“茴香豆腐干”的敬业精神

敬业精神是从业者对所从事职业具备的一种执著的信念和深深投入的意识。
明清徽州区域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口不少,几乎超越全区域人口的一大半。明清笔记体小说《豆棚闲话》说:徽州风俗惯例,普通人一到16岁左右就要外出学做业务。徽州还有一则民谚说: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普通人家生活贫困,孩子长到十五六岁,就要随乡族长辈出外学做业务,寻觅谋生的道路。刚开始他们多半是在我们的长辈或亲戚的门店里当学徒。学徒通常历时三年,三年的学徒生活是相当辛苦的。吃苦倒是小事,重要要能圆满结束学业,不然就要让人嘲笑。
在外学徒与日后一个人做业务,最禁忌让人称作“茴香萝卜干”。由于“茴香”谐音为“回乡”,“萝卜”谐音为“落泊”,意为在外学无所成或者经营不善落泊回乡。所以徽商无论拜师学徒还是日后一个人闯荡商海,他们都会兢兢业业、吃苦耐劳,一旦业务不成功,他们宁可客死他乡,也不愿随便回家。
徽商对商业的执著和专注,在中国商业史上可以说是相当罕见的。很多人离家别妻,一年到头奔波于外。明万历《休宁县志》说:休宁县百姓总是身揣资本,出外四处经商谋生。他们做业务通常讲究公平,总是以物美价廉取胜。他们在商海经营总是一直到老才罢休。经商期间,根据徽州的风俗,经营者通常每年回家探亲一次,然而那些离家远的三四年才可以回家与爸爸妈妈妻儿团聚一次。探视之后又要外出继续经营业务。
虽然这样年复一年地在外操劳,黑发外出白发回,但他们依旧心甘情愿。甚至有些徽商外出,数十年而不归。
健妇持家身作客,黑头直到白头回。儿孙长大不相识,反问老翁什么地方来。
上面这首新安竹枝词就是徽人经商的真实写照。外出时孩儿还在襁褓中,回来时小孩都已长大成人,他们脑中的爸爸总是只不过个定义而已,现在爸爸回来了,他们自然不认识。
民国《歙县志》说:“我县风俗重经商。经商势必离得远远的家门。每每离开家门,总是几年才回来一次,有时甚至长年在外不回家的。刚刚结婚,老公就离家经商的状况,在这里比比皆是,都习以为常了。”
清代婺源县有一位商人姓詹,他在儿子出生几个月后就离家出外经商,结果一别就是17年。儿子长大后决心追寻当年爸爸的踪迹,把爸爸给找回来。于是儿子深入四川、云南等山区,又遍寻湖北、四川成都等地,最后把爸爸给找到,父子相携而归。还有一位歙县商人程世铎,六岁便随爸爸出外经商,直到27岁才辗转回家。所以有人说,新安商人“出至10年、20年、30年不归,归则孙娶媳妇而子或不识其父”。徽州商人一生心甘情愿投身于商业经营的行为,充分体现了他们的敬业精神。
徽商的敬业精神,不只表目前徽商个人的一生无悔投入商业的行为方面,更体目前商人家族对商业世代不懈、前赴后继的执著和追求。
徽州居民有一个非常大的特征,就是聚族而居,举族经商的结果,是在徽州形成了一些著名的商人家族,譬如歙县的汪氏家族、江氏家族、鲍氏家族,休宁的吴氏家族,婺源的朱氏家族等等。这种举族上下成百上千人对商业的投入和专心,在明清时期的其他商帮中是不多见的。其中很多家庭都是几代人前仆后继,勤恳敬业,潜心经商。

现代视角的精神文明

假如从大家目前所倡导的物质、精神两个文明建设齐抓并举来看,明清徽商大多数人可谓自觉做到了这一点。当然徽商的物质、精神文明与大家目前所倡导的社会主义物质、精神文明具备本质的不同。
徽州区域有着浓厚的人文历史情趣,再加上徽州人本身的聪明隽秀,看重教育(有“十户之村,不废诵读”之说),他们可以说常见具备一种解不开的文化情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经商致富后的徽商自然要追求我们的文化精神生活。
由于徽商通常都有肯定的文化根底,所以经商之余,有些借书抒怀、有些吟诗作文、有些浸淫音律、有些以画绘意,雅然情趣,乐不可言。在徽商大贾中能诗善文的几乎比比皆是。
如以徽商最为集中的扬州为例,清朝文人陈去病说:
扬州的繁华昌盛,事实上是在徽商的推进下出现的,扬州可谓是徽商的殖民地。……而以徽州人为主的扬州学派,也因此得以兴盛。
这非常鲜明地说明了扬州学派与扬州徽商之间的关系:徽商在促进商业的发达的同时,同样也参与和促进了学术文化的建设和进步,从而获得物质、精神文明双丰收。
不只扬州这样,其他各地的徽商也是这样。这里以在苏州经商的徽商程白庵为例,略加说明。
程氏是徽州大族,自从他们祖先晋朝太守梁忠壮公迁徙徽州以来,世代子孙繁衍,散居在歙县、黟县、休宁等地,人口多达数千家。由于歙县、黟县、休宁等地处山区,仅靠数目极其有限的农耕田地来满足日益繁衍的人口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们大多出外经商谋生。
虽是士医生之后代,但他们不避讳工商业,不以经商为耻,而是将工商业看成是与农业同等要紧的行业。食盐、竹木、珠玉、犀象、玳瑁、果品、棉布以至于餐饮,总之依据市场需要他们无所不经营;天下都市繁华所在,无处没他们的身影。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在商场成为叱嗟风云的领袖人物,程白庵就是其中的代表。
程白庵幼年时在爸爸妈妈督促下读过书,因而他深谙为儒之道。后来他伴随乡族人到苏州经商。经过几十年的商场磨练,他日益成熟,俨然成为当地商人领袖。
然而,他的领袖风范不只在于他商场上的成功,吸引人的更在于他的为儒之道或者说是他所追求的文化精神。在苏州经商,他下自工商百姓,上同官僚士医生,无所不交。由于他举止言谈有儒者风范,所以苏州的士医生们也都很喜欢和他交游。苏州都太仆先生喜欢他为人淳朴,所以为他住所题词为“白庵”,他也因此让人亲切地称为“白庵翁”。
那样程白庵是如何追求他的文化生活的呢?在商场经营中又怎么样展示他的为儒之道的呢?大家通过一个事例来看。当时在苏州有一位大文豪叫归有光,他可是海内知名的人物。然而如此海内知名的文人和程白庵的交情可是非同通常。在程白庵80大寿的时候,他指定要归有光给他写寿序。归有光不只给他写了寿序,而且在寿序中还热情洋溢地赞扬了程白庵“士而商”、“商而士”。归有光在寿序中说:“程氏子孙散居徽州休宁、黟县、歙县之间,户口繁衍达到几千家。在这个大伙族之间,他们爱好念书,常常以诗书酬答往来。这样来看,出生于如此看重诗书礼仪的大伙族,程白庵不就是‘士而商’吗?然而先生虽然经商,但他言谈举止小心小心,为人处事好义乐善,而且喜欢以诗文歌赋与文人士医生交际,这难道不是一般所说的‘商而士’吗?”
一个一般商人遭到一代文豪的这样赞誉,可见不容易。若没深厚的文化功底,别说取得士人的喜爱,就是立足他们之间,也难免是嘲笑的对象。可是,程白庵不只取得了士人(而且是在文风风靡、才子辈出的苏州)喜爱,甚至是获得了文人领袖的热情赞誉,这难道是不通笔墨的通常商人所能做到的吗?
翻开徽州的方志及有关文献,类似程白庵如此“贾而好儒” 的徽商举不胜举。徽商“儒术”与“贾事”的会通,充分说明了经济与文化的互动关系。徽商正是意识到文化素质同商业经营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于是他们注意吸收文学、艺术、地理、舆图、交通、气象、物产、会计、民俗、历史等方面的常识,并推进了他们对文化建设的投入。同时,徽商商业实践又衍生出独特的商业文化,这种商业文化随徽商的经营活动而流播四方,在一定量上促进了明清实学的进步,从而丰富了传统文化的内容。另外,徽商文化人作为商人流寓四方,把他们自己的文化形式传播到各地,同时又吸收各地文化营养,一定量上促进了各地文化的交流和融合。
总而言之,徽商在从事商业经营贡献于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在积极地参与各种文化活动,为封建年代文化的进步做出了贡献。故事

第一个故事

徽州歙县棠樾世居鲍姓大族,乾隆年间族中有位少年奇才名叫鲍志道,字诚一,号肯园。他自幼念书,按他爸爸的意思是要他日后参加科举考试走做官的道路。但,爸爸虽业商但不善积财,家境并不宽裕。于是在11岁时,志道便中断学业,走上经商的道路。
因为家贫,外出时志道身无分文。妈妈便从箱柜底层拿出一直珍藏着的志道婴儿时的襁褓,将襁褓的虎头帽上配镶的那枚“康熙通宝”铜钱取下,给志道随身戴上,告诉他说:“儿啊,这可是大家家仅剩的一文铜钱了。今天给了你,咱家的兴旺就要看你了啊!”志道眼含热泪,珍重地将这一文钱收在内衣夹层的口袋里,下定决心绝不让妈妈失望。他想到妈妈身体不好,弟弟又在念书,感到身上的担子非常沉非常沉……
志道几乎是一路乞讨到江西鄱阳,路上的辛苦自是不必说了。到鄱阳后,一边帮人打工,一边学习会计。会计学成后,也积了一点钱,他离开鄱阳,来到浙江金华。在金华,他借助身上积攒的钱开始做些小业务,为探寻更好的市场,他从金华又到扬州,从扬州又转徙湖北,不断奔波,但一直未能找到一块立足之地。
20岁时,志道又一次来到扬州。十年的商场奔波,他渐渐成熟起来。“列一百二十行经商财货,润八万四千户人物风流”,扬州自古繁华,明清时期更是聚集了一大量富商巨贾,且徽州人占一大半。扬州的繁华,令志道目不暇接,他决心在此地一展宏图。
也是该他时来运转,这个时候一位歙县大盐商急需招聘一名经理,需要是可以吃苦耐劳、精于核算。学过会计的鲍志道抓住机会,前去面试。然而,这位大盐商在招聘中,出了一道被人意料之外的考试题目。第一天,应聘之后,大盐商命伙计给每位面试者一碗馄饨,说算是犒劳。吃完后,大盐商让各位回去筹备第二天考试。哪个知,第二天盐商出了如此的几道题:请回答昨日你所吃的馄饨共有几只?有几种馅?每种馅又各有几只?面试者被如此离奇的考试题目弄得瞠目结舌,有些摇头苦笑,有些后悔不已。然而鲍志道凭他十年从商的经验,昨日就预料了那碗馄饨的不一般,所以他对那碗馄饨作了细细的察看。此时应对这几道题自然是无往不利。结果不必说,他被聘用了。
聘用后,常常和商场行家交际,因为他肯于吃苦,勤于学习,业务素质飞速提升。凭他超人的经营才干,盐商的经营大为起色,他一个人也得到了丰厚的报酬。
几年的积累,志道有了肯定的经济基础,于是辞去了经理职务,决心自己开创事业。他瞄准了盐业经营,由于,一方面盐业是扬州的龙头行业,扬州所处的盐场是当时全国最大的盐场;另一方面盐业经营收益大。这几年经理生涯,他早已摸熟了市场行情,结交了很多社会各界的朋友,打造起了个每人际关系网。这部分使他的事业非常快走向成功,家资累至巨万。而且,凭他精明强干、处事公允、急公好义,在业界的声誉也是日益高涨。
恰好此时,清政府为了加大对盐商的控制,在盐商比较集中的地方设立盐务总商。鲍志道当之无愧地被选为总商。然而总商的角色并不好当,一方面,在政府眼里,盐商都是些富得流油的肥羊,总要挖空心思进行搜刮。因此总商要代表众盐商利益与政府交涉、周旋。另一方面,他要不断解决盐商内部的矛盾,同时还要向政府反映众商人的愿望和需要。总之,总商处在政府和众盐商之间,双方哪个也不可以得罪,没精明干练的处事能力是非常难做到的。鲍志道担任总商,处事果断、公允,深受众盐商的拥护,也得到政府的赏识,因而他在总商职位上一干就达20年之久,声望显赫。
遥想当年,鲍志道怀揣一文钱外出经商,可以说一路备尝艰辛;在商场几十年摸爬滚打,辛酸的故事必不会少;总商虽说荣耀,但夹缝中做人,岂能是容易的事?问题在于,不论处在何种状况,他一直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不可以不引起大家的考虑、学习和借鉴。

第二个故事

这个“一文钱”故事讲述的是一个苏州布店的起源。
当年,有两个徽商,名字已不可考,姑且称为甲乙二人吧,他两个挟带重金,来到苏州合伙做业务。乍出家门被苏州的繁华所迷,加上身上有不少钱,于是他两个当晚便出去各找一妓女寻欢作乐,肆意挥霍。时日不久,他们身上的钱花光了。妓院老鸨翻脸无情,命人将他两个打出了妓院。
二人身无分文,只得靠乞讨度日。眼见到了年底,二人眼巴巴地看着家家都在筹备春节,他们也渴望回家,但他们目前这种窘况,怎么样回家面对父老妻儿啊?他们满心苦涩,相对哀叹无语。
这种境况完全是他们自己导致的啊,能怨哪个呢?无聊之中,甲从腰袋里摸出一文钱,用力掷在地上,长叹一声说:“那样多钱被大家挥霍完了,留着这一文钱有哪些用呢?不如扔了算了。”乙见一文钱,突然灵机一动,忙捡起来讲:“这是大家仅存的硕果,幸亏你还留着它,它可是大家时来运转的一线生机啊。”他对甲说:“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甲却给他弄糊涂了,也没多说,心想随他瞎折腾去。
过了不久,乙回来了,手里拿着竹片、稻草、旧纸、鸡鸭毛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甲奇怪地问:“你这是做什么?”乙笑笑,拿出一袋面粉,和水调匀成浆糊,然后用草把竹片绑住,外蒙一层旧纸,在旧纸上再用浆糊遍粘鸡鸭毛。结果,一只活脱脱的禽鸟便做了出来。甲不解地说:“大家境况这样困窘,你还有心思做这小玩意儿?”乙笑而不答,仍继续做各种形状的禽鸟,一晚上下来居然做了二三百只。
第二每天亮,乙拉着甲带上昨晚做的禽鸟一齐到附近的元妙关。元妙关是苏州有名的游玩之所,平时游人不少。甲乙二人来此,在地上把各种禽鸟摆好。妇女儿童一见这部分禽鸟做得惟妙惟肖,争着购买,一会儿工夫这二三百只禽鸟卖得一只不剩。每只鸟卖十几文,算算一下子就挣了四五千文钱。甲至此才叹服乙的心思灵巧,他忽想起一事,忙问乙:“昨晚我扔的一文钱,你拿去干什么了?”乙说:“竹片、稻草、旧纸、鸡鸭毛这部分东西都是我在街上捡的。那一文钱,我用来买面粉做浆糊了,这不正好使来粘鸡鸭毛吗?”说罢,两人会心地相视大笑。

徽商

从此,他两个更是加倍努力,采购各色纸张、杂鸡鸭毛,晚上做鸟、兽、人、花草等玩意儿,白天便各处兜售,两三个月下来,两人居然挣了300万文。这个时候两人商议应该合法地去做业务了。于是在苏州布业最发达的区域阊门开设了一个布店,在布店的门牌上大书“一文钱”三字,表示他两个永不忘记过去经历过的艰难历程。据了解这家布店历经200余年依然昌盛不衰。
虽只说了以上两个故事,但历史上徽商类似的故事却是不少非常常见。它们的结局恰好体现了徽州商人积极进取、百折不挠的创业精神。徽商精神的现代价值
徽州经济文化范围愈加遭到学术界的关注,徽商一直是一个凝重的话题。徽商数百年的经营活动,给大家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大家觉得:有形的物质财富固然宝贵,但无形的精神财富更应得到今人的珍视,而徽商精神就是其中将会让大家世代受益无穷的财富之源,其内涵十分丰富,其中最为要紧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敏锐的创业眼光

徽州商人自小同意教育,相比于其他商帮要出色得多,因此可以在张弛万变、风云诡谲的商界权衡利弊,击败角逐对手。明正德、嘉靖间歙县商人程澧出吴会、尽松江、走淮扬、抵幽蓟,“万货之情可得而观”,他虽“坐而策之”,四十年后却“加故业数倍”就是一个典型事例。所以《江南通志》说徽州商人“善识低昂时取予”,“以故贾之所入,视旁郡倍厚。”

进取的生活态度

出于谋生的需要,徽州人不能不从小背井离乡,外出创业。异地的陌生、商路的艰险,无不从肉体到精神残酷地折磨着他们。但素以“勤于山伐,能寒暑,恶衣食”著称的徽州人,都能肩负父兄、家族存活进步的重负,义无返顾地“去世守之庐墓,别其亲爱之家庭”,“近者岁一视其家,远者不可以以三四岁计”。很多人“一贾不利再贾,再贾不利三贾,三贾不利扰未厌焉。”歙县商人许荆南在荆州贸易,业务亏本自感无脸回家;其子许尚质继承父业,“浮游四方,取什百之利”,前后在四川活动二十年,虽家资百万,也“不竞芬华”。正是他们这种发展进取、矢志不渝、百折不回的勇气和经历,为徽州人树起了不朽的“徽骆驼”纪念碑。

诚信的处世风格

在商业资本的盘剥下,农民和小手工业者受害极深,于是“无商不奸”之类的诅咒此起彼伏。然而这正表明了一个事实:讲求商业道德,打造公平买卖的市场秩序,已经成为年代的迫切需要。在这种形势下,徽商举起“诚信”的旗帜,本着先义后利、义中取利的心态走进市场,恪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奉公守法、互惠互利等基本道德,自然博得广大生产者和消费费的欢迎,使他们在业务场上左右逢源,处处受益。徽商吴南坡“宁奉法而折阅,不饰智以求赢”、“人宁贸诈,吾宁贸信”的表示,胡仁之大灾之年不为“斗米千钱”所动、平价售粮的举动,都使徽商“诚信”的风格得以彰显,进而成为徽商集团的标识。

合作的人际关系

相对于商海的狂风巨浪,个体的商人只不过一叶扁舟,因此,在徽商如此的集团里,他们对和谐的人际关系的追求依旧执着,擅长处置同宗人士的关系,并且卓有效果。明末休宁义士金声说:徽商“一家得业,不独一家食焉而已,其大者能活千家百家,下亦至数十家。”他们也注意强化同乡的情谊。遍布各地的徽州或新安会馆,就是徽商将具备地缘关系的同道拢聚在一块的要紧据点。即使是与消费者打造的也是互惠互利的长期关系。清代歙县商人吴炳留给子孙的是十二个字:“存好心,行好事,说好话,亲好人”,又说自己活到老,学到老,犹深感“厚之一字,一生学不尽,亦做不尽也”。

超首的契约意识

正是在频繁的社会活动尤其是在经济活动中,徽州商人依赖“约”和“法”来维护权益、协调关系的意识慢慢觉醒,并渐渐形成了任何事“立字为据”的习惯。现存涉及社会经营活动很多方面的、很多的徽州契约文书,就反映了徽州民众这种“民间法”由原始走向规范、走向成熟的历史演进过程。长期为外人所责难的“徽人好讼”,事实上正是徽州人致力于构建法制社会的一种民间尝试。徽商术语解析

贷本经商

徽商资本出处之一。借高利贷从事商业经营,是徽州商人资本的要紧出处之一。金声《与徐按院书》指出:徽州人"虽挟货行贾,实非己货,皆称贷于四方之大伙,而偿其什二三之息,但以运货于其手,则伊若如其所有,而以为此民货也"。婺源人江汝元便是以贷本经商起家,终致大富。

佃仆制

具备严格隶属关系的租佃规范,明清时期时尚于安徽、江苏、浙江、湖南、湖北、河南、广东、福建等省的某些区域,安徽的徽州区域尤为风靡。佃仆有时被称作地仆、庄仆、庄人、住佃、庄佃、火(伙)佃、佃民、伴当、佃童等,另外还有祁门的庄户,黔县、休宁的小户、小姓,歙县的底下人,绩溪的祝活,与查湾的郎户和小户之称,都是性质相同的名字。郎户亦称拳头庄,小户又以承担的劳役而赋予不一样的名字,诸如守坟庄、包袱庄、抬棺木庄、龙灯庄、吹打庄、道士庄、火把庄、挑担庄、抬轿庄、粮仓庄、守夜庄、守木庄、修房庄、搭戏台庄等,庄是庄仆的省称。
佃仆的出处有多种形式,或由家内奴仆释放而来,或因佃种地主或祠堂的土地而来,或因无处栖身而被迫居住地主庄屋以致沦为佃仆,或因先人葬于地主山场而沦为佃仆,或因入赘、婚配佃仆的妻女而沦为佃仆,或因生活所迫卖身为佃仆。佃仆的生活环境恶劣,受地主的田租、山租、高利贷和额外农产物勒索等剥削,还需要为地主的冠婚丧葬及平时生活提供摇役。佃仆与地主之间存在着主仆名分,没迁徙的自由,婚配遭到干预,没科举入仕资格,甚至言谈、服装等平时生活小节亦遭到束缚与干预。在法律地位上佃仆同于奴仆,日常同样遭到歧视。但佃仆与奴仆存在性质上有什么区别。地主对奴仆的人身控制是无限制的,对佃仆则有限制,驱使佃仆是有条件的;佃仆是主人的"人",而不是象奴仆实为主人之"物";奴仆以口为单位计算,佃仆则有家庭,有肯定私有财产,以户来计算。佃仆是因为种主田、住主屋、葬主山而以契约或宗规家法的形式确定与主人的关系,并归是整个宗族的家奴,社会地位介于奴仆与佃户之间,这种以很多佃仆存在为基础的佃仆制,产生于东晋、南朝、隋、唐的部曲、佃客制的基础之上。它在徽州特别风靡,可以归结为徽州乡绅权势特别强、奴隶制残余一直遗存等缘由。但,到清朝中后期,因为佃仆的绝对数目渐渐降低,谣役地租开始向货币地租转变,还有佃仆、奴仆起义频繁发生等缘由,佃仆制日渐衰落,最后走向消亡。

非勤俭不可以治生

徽商持家、经营方法。语见《丰南志·从父敬仲公行状卜"非诗书不可以显亲,非勤俭不可以治生。"意思是只有通过念书做官,才能光宗耀祖;只有勤俭,才能发家。徽州第一代商人,大多家徒壁立,勤俭发家看上去非常重要。婺源人李祖记,早年业儒,因生活贫困,弃儒就商,从事贩木。凡竹头木屑均舍不能丢弃,采集起来,各当其用,渐渐发财。既富,勤俭不减贫困时,天天粗茶淡饭,一件布衣穿了十多年,一双云履只在见客时穿。居室极陋隘,也不新建,资金全部投入营运。富商大贾,也以勤俭自律。歙县大盐商鲍志道,拥资巨万,不事奢侈,家里不专备车马,不演戏,不豪宴请客。

贾而好儒

徽商特点之一。明代有人把徽商分为"儒贾"和"贾儒"两种。儒贾以经商为名而行儒教之事,贾儒以崇儒为名而行经商之事。两者都是具备相当文化程度的商人,或具备经商才干经验的文化人,是贾与儒的结合,是文与商的交融。"贾为厚利,儒为名高"(《太函集》卷52)。徽商贾而好儒,遭到较深的儒学教育,学会了肯定的文化常识,使他们在经商中,擅长运用心机,精干筹算,审时度势,决定取予。明代欲人黄镰,少时从儒就学,立下经世之志,后来弃儒经商,在闽、越。齐、鲁间进行商业活动。因为擅长洞察"盈虚之数",故精干"进退存亡之道",获利甚多。清代款人叶天赐,生性聪颖,工诗词,擅书法,因家贫行贾,"料事十不失一",一跃而为扬州富商。

归德孟尝

徽商对待债务的一种态度。语见敦县《潭渡黄氏族谱·故国子生黄彦修墓志铭卜"赢则不贷,贷则不赢,重以岁凶,索之何益?冯援侠客,犹能归德孟尝,公等休矣,吾不逞椎牛。"徽商常常免除一些债户没办法偿还的债务,明代婺源商人汪拱干一次焚券达数千张。黄彦修的话表达了徽商对免除债户债务的见解。

红顶商人

对清末著名浙商胡塘(字雪岩)的别称。胡光埔因捐输及佐辅陕甘总督左宗棠有功,清廷赏封布政使衔,从二品文官顶戴用珊瑚,赏穿黄马褂。人称"红顶商人"。当代台湾著名作家高阳发表有《红顶商人》长篇历史小说,描写胡光墉一生的兴衰史,使胡光埔"红顶商人"的雅号家喻户晓。参见[胡光墉],也有将"红顶商人"泛称所有亦贾亦儒,带红顶带的徽商大贾。

徽商会馆

徽州会馆、新安会馆、新安公所及徽属某县会馆的总称,是旅居异地的徽州商人结成团体,集会居住的馆舍。主如果联络乡谊,为本帮商人提供便捷,代表商人与官府交涉商业事务,为徽人举办公益事业,有些会馆还延师教习同乡子弟。同年代为传递乡人信函和官府文告,会馆经费由会馆所在地徽商提供。
最早的徽商会馆为北京钦县会馆,建于1560年,由旅京款人杨忠、鲍恩首倡,坐落于正阳门之西。初为三进九室建筑,后历经扩建、重修,规模宏大。会馆的打造,标志着徽商集团的形成,为徽商开辟了立足、进步之地,湖北汉口新安会馆,为旅汉徽商提供行商便利,扩充路径,开辟码头,置买店房,形成"新安街",石镌"新安街"额。苏州吴江县盛泽镇徽宁会馆(同相邻的宁国府属邑合办)有房地产、田产、义家和供装卸货物用的驳岸,仅会馆建筑就造了20多年,规模宏大。明清徽商鼎盛时期,徽商会馆遍布全国,大至苏州、杭州、澳门、广州等大都市,小至淄院、姜湖、黄康等小镇,均有会馆设置。仅南京一地就有徽商会馆数处:马府街有新安会馆,太平街栏杆桥、上新河各有徽州会馆,钞库街有新歙会馆等。

徽商木业公所

徽商行业组织名。又称徽国文公祠。坐落于杭州候潮门外。清乾隆年间由婺源木商江扬言创建,其子江来喜又在钱塘江边上自闸口下至秋涛宫,购置3690余亩沙地,用来置放木材。新安江是徽木外运的主要信道,明清时期四季可运输,80%以上的徽木由新安江而下,抵达杭州,使杭州成为徽木的主要集散地。这3690余亩沙地,便是徽商用来停泊木排,堆运木材的栈场。

徽商史话

书名。朱世良、张犁、余百川主编。黄山书社1992年5月出版。此书分上下两篇,上篇为古时候徽商,下篇介绍当代徽商。古时候徽商分"徽商短论·商史漫话"、"徽商百业·经营谋略"、"徽商人物·轶闻逸事"、"徽商会馆·商俗及其它"四个部分,当代徽商刊载了黄山九家有代表性企业的专稿,以反映当代企业重振徽商雄风的状况。古时候徽商的文稿,大都选自《徽州报》、《黄山日报》、《富园》杂等报刊己发表过的文章。

徽商研究论文集

文集名。《江淮平台》编辑部编,安徽人民出版社1985年十月出版。文集网站收录中外学者发表的有关徽州商人研究的论文24篇,其中日本学者藤井宏教授《新安商人的研究》一文,曾由傅衣凌、黄焕宗合译成中文,连载于《安徽历史学报》、《安徽史学通讯》上。此次网站收录的为傅衣凌最新重译稿,并由藤井宏亲自写了序言。在译稿的后面,还附录日本学者寺田隆信《湖广熟,天下足》一文。秦佩市《明清徽商研究》一文,未曾发表过,文集亦作了网站收录。还有数篇有关明清时期盐商的文章,所论大都是徽籍盐商,文集亦予网站收录。文集后附有"徽商研究资料索引",供徽商研究者检索、参考。

徽州茶商

指经营茶业的徽州商人。茶业为徽商经营的四大行业之一。徽州植茶始于南朝,唐代已成为全国著名的产茶区。862年,歙州司马张途在《祁门县新修阎门溪记》一文中记载,当时祁门县山上遍植茶叶,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靠业茶为生,每年二3月新茶上市,茶商云集。宋代徽商朱元经营茶业,遇蔡京改茶法,说其私贩茶叶有罪,因而下狱。元代敏人毕仁16岁便在庐州开设茶叶店,充当坐贾。其父毕天祥则每年运茶数百引,充当行商。坐贾与行商结合,获得商额收益,知名于时,明清是徽州茶商的鼎盛时期,清乾隆年间,徽商在北京设有茶行七家,茶庄百家以上,在津、沪开茶庄也不下百家。徽商经营茶叶,有茶号、茶行、茶庄、茶栈等多类型型,"茶号"犹如目前的茶叶精制厂,从农民手中回收毛茶,进行精制后运销,"茶行"类似牙行,代茶号进行交易,从中收取佣金,"茶庄"为茶叶零售商店,以经营内销茶为主,后期亦少量供应外销茶。"茶栈"通常设在外销口岸,如上海、广州等地,主如果向茶号贷放茶银,介绍茶号出卖茶叶,从中收取手续费。徽州茶商以婺源人和绩溪人为多。图书

图信件息

作者:季宇 著出 版 社:海天出版社
出版时间:1998-3-1
版次:1页数:402
字数:380000
印刷时间:1998-3-1
开本:纸张:胶版纸
印次:I S B N:9787806157435
包装:平装

标签: 徽商(0)

上一篇:曹妃甸

网站首页

下一篇:没有了